返回
排行榜
首页
阅读记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二十章 新的架构(六)(第1/2页)
    第六百二十章新的架构(六)

    依旧是让毕文谦心醉的笑容,但此刻,他和黎华相对,却没有了以往的……“霸气”。

    安静持续了一会儿,忽然,录音机的录音键跳了。黎华温温地朝毕文谦笑笑,伸手把磁带换了一面,继续录着。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从门口启步,用尽一生也到不了终点,只能由后人接力走下去。’黎华,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对这句话拥有正确而充分的认识……”

    毕文谦又一次欲言又止,黎华看在眼里,凝着目光,轻轻点头道:“师父,你说吧!有我。”

    “是啊!有你。”毕文谦感叹着,突然提了一个突兀的问题,“黎华,你觉得,在17世纪,究竟是牛顿的三定律,还是麦克斯韦的电磁学通论,还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哪个一个更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愣神之后,黎华低头略微思索道:“……牛顿三定律?”

    “那么,这三者,哪一个更接近真理?”

    “相对论?”这一次,虽然依旧带着疑问的语气,黎华却没有再花时间去思索了。

    然而,毕文谦又换了话题:“在测不准原理里,测量某东西的行为将会不可避免地扰乱那个事物,从而改变它的状态;并且,因为量子世界不是具体的,而是基于概率,所以精确确定一个粒子状态存在更深刻更根本的限制。这就像是在普朗克的量子假设中,人们不能用任意小量的光去做实验:人们至少要用一个光量子。这量子会扰动粒子,并以一种不能预见的方式改变粒子的速度。而在人类社会里,我们同样不可能用任意小的单位去做实验:我们最小的单位,是个人。并且,社会科学有别于自然科学的一个特征就是,不可频繁实验。甚至于,每一次实验,都会影响深远。”

    “所以,我们在研究社会科学时,可以总结已有的历史数据,却不能试图对未知的将来强求精确的答案。就像当初我回答kuaiji师的问题——人民史观和英雄史观,是辩证地统一的。时间跨度越趋向于微观,英雄史观越正确;时间跨度越趋向于宏观,人民史观越正确。黎华,纵观历史,用历史的尺度去看人类文明的发展,那是毫无疑问的人民史观的结果,个人的作用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即使是最闪亮的个人,也不过像是一锅沸腾的水里一颗小水珠能跳起的高度。然而,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并不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而是中华文明的发展——没错,中华文明虽然璀璨,本质上却只是人类文明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子集。我们甚至可以以泱泱大国的历史和成绩自豪、自傲,但我们不应该也没有资格用衡量人类文明的史观来指导中华文明的发展。”

    这一次,毕文谦紧紧握起了玻璃杯,却没有喝水。

    “黎华,我接下来说的,多半和绝对的真理无缘,甚至在不同的主观标准下,连是否正确都有待商榷。你要牢记这一点。现在记住,将来,也记住。在谈论理论的时候,可以假设理想的状态,就像我刚才分析各种社·会主义流派时,划分的大都是现实中并不存在的情况。但在试图选择实际的道路时,就必须结合实际的局面。而我将说的这些,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事实之上——你的存在。”

    “我?”听的全神贯注的黎华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倒转回笔尖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